返回>青海这些年!感党恩,跟党走,兴青海,共富裕!
天佑德青稞酒 天佑德青稞酒 2022-05-31

1.gif


最近,一部叫《牧民省长尕布龙》的电影在国内上映,故事情节打动了无数青海人的内心,在老一辈青海人的心中,尕布龙是一个好公仆,好干部。1926年尕布龙出生于海北草原上一个牧民家庭,经过自己的努力和奋斗,成为了一名国家干部。历任(青海)河南县委书记、黄南州委副书记,1979年任青海省委常委、副省长。在他任职期间,几乎走遍了青海省所有的乡镇,每到一地,进帐篷访牧户,到田头问农耕,在一线讲发展,这是一个党员干部密切联系群众,从实际出发谋划事业和工作。2016年1月31日,中宣部在中央电视台向全社会公开报道了尕布龙同志的先进事迹,并授予其“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作为一名在青海生活了近四十年的青海人,我也深深的感受到了,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在尕布龙省长这样的好干部的领导下,青海作为一个落后的西部省份,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德哥也是收集了一些老青海人的故事,讲讲他们心中青海的变化。

853c39aee6c859379af082833a75aa8.jpg

摄影师:是GUO垚垚


网友:小炮弹

青海的变化——“我心中的高楼”

在我小的时候,家住青海省西宁市,就在现在新千国际广场的位置,当年这里叫做铁路设计院家属院。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西宁最高的建筑物应该就是家属院中间的水塔了。高高的水塔矗立在家属院的中央,那座水塔在我的心里,就像是整个世界的中心一般高大。
等我上了初中,心中的第一高楼也更新了。那就是位于西门口的建银大厦,记得当时建银大厦落成的时候,成为了西宁人的一件大事,不少人慕名而来,就是为了一睹“青海第一高楼”的风采,按如今的话说,建银大厦是当时名副其实的网红打卡地。特别是传说楼顶还有什么旋转餐厅,可以一览西宁的美景,在各种描述中,所谓的旋转餐厅,似乎成为了一个神秘、梦幻、光怪陆离的奇幻之地。当然,时隔这么多年,依然是一个迷。
再到后来,西宁有了三田世纪广场、银龙酒店。而到了现在,所谓的高楼,我已经没有什么兴趣关注了,走在西宁的大街上,高楼比比皆是。从前的西宁市现在已然变成了一个具有特色的现代化城市。

0156a6788a4b00b6aca13abca2b0c61.jpg

摄影师:是GUO垚垚


网友:骑着毛驴上高原

青海的变化——“光秃秃的土梁梁”

小时候,总感觉西宁市一片荒凉,环顾四周,到处都是“土梁梁”,山上光秃秃的,刮起大风,黄土漫天,垃圾塑料袋随风飞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日子一天天的过着。而在十几年后,突然一年的初夏,发现城市里绿树成荫,花团锦簇,再看南山北山,不再是光秃秃的“土梁梁”,山上郁郁葱葱,才知道西宁的绿化工程,尕布龙省长功不可没。
1993年,从青海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岗位上退下来的尕布龙,背起行囊,一头钻进荒山沟,担任西宁南北山绿化工程专职副总指挥。这一年他67岁,一干就是16年。西宁南北两山海拔高、条件差,尕布龙亲自组织建立的20多处500多亩苗圃。西宁市北山护林员段国禄回忆说:“老人啥时候都是穿着大褂,满身的土、半腿的泥,看着根本不像省级领导。”为西宁南北两山绿化一干就是16年,亲自带领民工修路、整地、育苗、栽树、浇水,时常用自己的工资为工地买树苗,给民工改善生活。
如今,我们能生活在绿树成荫的城市里,忘不了的就是尕布龙省长,感谢尕布龙省长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9a532c4dbc744d12150a58aec6b5dfc(1).png

摄影师:是GUO垚垚


网友:风平浪静

青海的变化——“我的汽车梦”

我是一名土生土长的青海人,在西宁长大。如果说青海的变化和我生活的变化,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交通工具的变化。在我小时候,家里主要的出行方式就是自行车,父亲把我放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当时还有专门用竹条编的座椅。但是这种出行方式似乎并不好,我的脚经常被车轮夹住受伤。
再后来,城市就有了公交车,要不是最近两天,我在淘宝上看见有人卖老物件,居然有人在淘宝卖当年的公交车票,我都忘了当年的公交车,是有售票员的,车门开启,关闭,是售票员操作,有时候还需要“纯手动操作”。印象最深刻的是那种“很长”的公交车,像是两辆公交车连接在一起。小时候的我,总喜欢站在中间的连接处,就是那个圆盘的位置。但是父母总是让我小心,不要被夹到。在后来,城市里有了“摩的”,有“天津大发面包车”再到后面的“夏利”……
从小的时候,从父母的话语中,感觉有辆车,那是不得了的大事,是标准富豪的标配,甭管什么车,只要是车就行。记得当时亲戚家买了一台二手桑塔纳的时候,那是多么的风光,旁人又是多么的羡慕嫉妒恨……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汽车早已不是梦了,却要发愁停车的问题,堵车的问题……或许这也是一种甜蜜的烦恼吧。


微信图片_20220530121448.jpg

摄影师:是GUO垚垚


网友:孤独的渔翁

青海的变化——“小时候的味道”

今年我已经五十岁了,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中年人了。谈起我心中青海的变化,生活的改变。我想从“饮食”上说说。我们这辈人,最近经常感慨,说感觉现在啥都没吃头了,饭也不香了,酒也不香了。我给他们说:“你们就是福烧的了,年轻的时候,一个个扣扣索索的,就等着谁家请客喝酒,只要有人请客,你们一个个跑的快的很。现在,有人喊你们吃饭喝酒,一个个推三挡四。”

我想,之所以现在说吃的不香了,酒不香了,还是当年是过苦日子,一年到头喝不了几次酒。我上初中那会,过年才能喝上饮料,最开始是健力宝,后面才有的可乐。

大学的时候,我们喝的是“冬天乐”,就是互助酒厂出的塑料袋装的青稞酒,后面改成了口杯,当年师范大学对面的羊肉摊,还是搭的帐篷,拉的电灯,炉子上烤肉,下面片。

后来上了班,有了点钱,开始隔三差五喝互助大曲,白青稞,当年聚餐能喝上白青稞,和现在喝国之德一样隆重,那算是下了血本。再到现在,喝的都是天佑德出口型,酒是越来越好了,奈何吃也吃不动了,喝也喝不动了。

还记得第一次吃商业巷的烤鱿鱼,竹签插的有两米高;虎台二巷当年有一家烤鱼,红火了大半年,天天排队;第一次吃小龙虾、螃蟹,活的小龙虾还养着当宠物玩;后来吃到了传说中的鲍鱼,龙虾……西宁的火锅店吃了个遍……

还是那句话,生活变好了,不是菜不香了,酒不香了,小时候觉得香,那是苦日子,吃不上,喝不上,一块钱恨不得撕成两块用。忆苦思甜,珍惜当下吧!


51739813cbd70e4eac8cbeb96d992aa.jpg

摄影师:是GUO垚垚


网友:牧马人

小时候的西宁——大城市

熟悉西宁的人都知道,老西宁的主城区只有很小一部分。东稍门、西门等西宁市出名的地名,曾经就是西宁城的边界。老西宁很小,老西宁人也很少。西宁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中快速长大,人口也不断增加。这也让我们这些农村娃有幸在西宁买房,当个城里人。当西宁人,也许是我从小的“梦想”。

出生在大通县一个小村子的我,在村里读了小学和初中。那时候对于大通县城是既向往又陌生,那时候交通不便,去趟县城得去村口等公交车,往往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去了县城,看着城里人穿着时髦的衣服,到处都是小楼房,去趟县城的亲戚家,吃上一顿好吃的,回家能吹嘘上大半年。

那时候对于西宁城,更是没啥印象。因为第一次进城大约还是7岁的时候,那年跟着妈妈去西宁的亲戚家拜年,一出门基本就得花两天的时间,因为交通不方便,进城后只能在亲戚家住一晚,第二天才能坐公交车回大通。第一次进城,给我的印象是人真多,车真多,楼房也多。听着别人说着流利的普通话,内心无比的羡慕。

第一次进城,就在小桥那块溜达了一天,不是因为好奇,喜欢溜达,而是跟着妈妈找不到亲戚家的房子。那时候没有手机,更没有微信,对于我妈来说,更是不会用路边的公用电话。只能是不停的向路边的人打听,不停地走。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次差点在小桥走丢。

第一次进城,才发现饭馆的饭那么好吃。一大碗炮仗,能一个人吃完。心里想着,如果我妈能做出这么好吃的饭,那该多好。现在想想,当时是有多傻,无非就是饭馆的调料放的多,味道自然就好了。如今长大了,外面的饭吃多了,还是觉得妈妈做的好吃。

如今的我,在西宁工作生活多年。如今的西宁,楼房更高了,环境更好了,服务设施更完善了。西宁取得这样的成就,离不开无数像尕布龙省长一样默默奉献青海,建设青海的功臣。


67.jpg

微信图片_20220309153020222.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