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健康持续,走向全球 ——改革开放:天佑德青稞酒脱胎换骨40年
天佑德青稞酒 天佑德青稞酒 2018-12-27

 

 

 

1978年11月24日,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户农民以敢为天下先的胆识,按下了18个手印,搞起生产责任制,这一事件,标志着新中国历史上最重大的变革——改革开放正式开始。不久之后,中共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明确了中国开始实行的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

 

 

改革春风吹遍中华大地,让这个饱经沧桑的国家,再一次看到了腾飞的希望,全国上下,焕发出新的生机。在遥远的青藏高原,改革的春风也悄然吹来,国营互助酒厂(现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也抓住改革的机遇,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方企业,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青稞酒生产企业之一,西北白酒领军企业,被誉为“中国青稞酒之源”。

 

前世,从“八大作坊”到“国营互助酒厂”

 

追溯历史,青海省互助县酿酒的历史非常久远,大约4200年酿酒史,4000年青稞酒酿造史,700余年蒸馏酒史,600余年天佑德品牌史、400年大曲白酒史。发展到民国时期,青海省互助县已经成为西北知名的“高原酒镇”,青稞酒酿造产业在互助地区集聚发展。其中较有名气的酿酒坊包括天佑德、文玉合、兴义德,世义德等八大酿酒作坊。这些作坊全部采用青稞为原料,其中天佑德酒坊所用的水质量好,年产青稞酒七八千公斤。由于酒品质量好,醇香诱人,畅销全省及甘肃一些地区。在当地,便一直流传着“开坛十里游人醉,驮酒千里一路香”的佳话。

 

(民国时期,老青稞酿酒作坊照片)

 

新中国成立后,在地方政府的支持推动下,整合老八大酿酒作坊,积极筹建互助酒厂。1952年,互助县酒厂建成投产,是我国以青稞为主要原料生产白酒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酒厂。在后来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国营互助酒厂取得了一系列的辉煌荣誉,其生产的互助牌青稞酒则成为了风靡全省的白酒产品,几乎家家都有互助酒,互助牌青稞酒也一度成为省内各大企业、机关单位招待外宾的专用酒。

 

厂长承包责任制,国营酒厂初尝改革

 

1986年12月5日,国务院作出《关于深化企业改革增强企业活力的若干规定》。《规定》提出全民所有制小型企业可积极试行租赁、承包经营。全民所有制大中型企业要实行多种形式的经营责任制。各地可以选择少数有条件的全民所有制大中型企业进行股份制试点。

      

(80年代酒厂面貌)

 

也就在1986年,国营互助酒厂开始实行厂长承包责任制,企业第一次敲破计划经济体制的外壳,开始进行改革尝试。和那个时代众多的国营企业一样,那时候的国营互助酒厂,也有厂办托儿所、厂办医务室,企业所有的营业收入,全部上交给财政部门;企业职工发工资,也是上级人事局给职工定工资标准;企业也不用管销售运营的事情,全靠食品公司统一安排,计划调配;企业也不负责员工招聘工作,人事局负责企业员工的招聘,企业的运作还是处于典型的计划经济模式。

 

(80年代互助酒厂办公楼)

 

国营互助酒厂与上级政府主管部门签订厂长承包责任制之后,企业在很多方面,都有了一定的自主权。每年按比例上交企业利税之后,企业可以保留一部分营销收入,为员工涨些工资、发些福利,职工积极性有所提高,企业有了一定的经营管理自主权。企业也有“定价建议权”,即企业可以为产品自主定价,当然最终还需要物价局核准同意。市场销售也不再是计划调配包销模式,而是开放的自由市场,市场开放之后,产品需求量增大,市场供不应求,非常紧俏。时任厂长为企业提出了三项使命:上为国家做贡献,中为企业攒后劲,下为职工谋福利。1995年,酒厂招收了最后一批国有企业正式员工,在此之后企业便有了自主招聘职工的权利。

 

“醉卧酒厂”、“腰带大曲”、“百元批条”——国营时期的趣闻轶事

 

当时国营互助酒厂就像个小镇子一样,酿造厂区、职工家属楼、食堂、托儿所都在厂里。酒厂对社会群众,相当于是开放的。很多周围群众,都以找亲戚为理由,便可以进到厂区。不少群众其实不是来找亲戚,而是来找酒的!到了酿造车间,拿出随身带的容器,有碗的拿碗,有杯子用水杯。有些人“准备不充分”,就把自行车铃铛的盖子拆下来当容器,有的甚至用香烟盒子当容器,还有人干脆用手捧着喝酒。酿造车间的师傅也不在意,只要大家喝的开心。其中不少人,是站着进酒厂,然后被人扶着出酒厂,或者用车子推出去,踉踉跄跄的走回家。

 

当时青稞酒可是社会紧缺的商品,一斤酒卖一块八毛二,价格在当时算是相当的贵。所以很多社会人员和酒厂里的职工“里应外合”,将酿好的青稞酒倒腾到厂外,进行销售或者换成其他商品。当时厂里的工人,用热水袋装满酒缠到腰上带出厂外,这种酒因此得名“腰带大曲”。 除了“腰带大曲”,还有“奶瓶大曲”……

 

那时候,厂里职工以及一些社会单位,都会到酒厂要酒,比如职工家里有婚丧嫁娶的事情,或者政府、社会单位需要用酒,都会找酒厂领导批条子,而这个批条可不得了,在当时算是相当值钱的“硬通货”。光这一个批条,就价值100多元,而当时社会平均工资,一月也才50元左右。拿到批条,酒还不能白拿,买酒的时候,还要另付买酒的钱。

 

“醉卧酒厂”、“腰带大曲”、“百元批条”,这些都是国营酒厂时期的趣闻轶事,一方面反映出当时互助青稞酒的紧缺与畅销,当然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企业管理上的一些问题,不过这也是国营酒厂时期的特殊现象。

 

(供销社购买青稞酒的情景)

 

市场冲击,国营酒厂陷入困境

 

国营互助酒厂在经历90年代短暂的春天之后,到了90年代末新世纪初期,全国市场经济模式已经发展多年,各行各业的市场思维和营销能力明显进步。加上国家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不少内地人口来到青海。在这样的背景下,给当时的国营互助酒厂的市场经营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一方面,外地人口的涌入,使得当时青海的消费者口味变得多样,各种香型的白酒都在青海省内流通销售,其中不少是全国性知名品牌。另一方面,不少外地品牌的白酒采用了新颖的促销政策,例如在包装盒里送打火机,送小礼物,搞抽奖等等,使得很多消费者被各式各样的小礼品和促销优惠所吸引。国营互助酒厂的市场经营开始走下坡路,到了后期,只能依靠银行贷款维持企业资金的周转和运行。

 

改革阵痛,国营酒厂推行企业改制

 

“一夜之间,我从干部变成了下岗职工”

 

 

在政府的推动下,企业改制举步维艰,先后拿出了几套改制方案,都没有成功实施。2004年,青海华实集团参与到国营互助酒厂的改制当中,面临的第一个困难,就是职工身份的问题。所有企业职工面临着下岗再就业,身份转换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很大的阻力。就像公司老干部所讲“一夜之间,许多人从干部身份,变成了下岗职工,当时很多企业职工不能接受、不能理解”。

 

职工工龄清零,重新计算,职工抵触的情绪非常大。甚至一些职工,采取静坐、罢工、威胁领导的极端手段,表达自己的不满,反对企业改制。职工的思想改制,是企业改制的第一大问题!

 

对于改制期的事情,很多老员工记忆犹新。酿造车间罢工,眼看润好的青稞不能入锅蒸酒,如果粮食放久了,就会发霉变质。公司所有高层领导,亲自下车间,拿起铁锹,一铁锹、一铁锹的装锅,一直干到深夜。罢工的职工,个别的看热闹,说风凉话,一些人回家去了,还有一些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傻站在旁边。在召开职工座谈会的时候,领导给大家讲政策,讲道理,很多员工拍着桌子就是劈头盖脸的骂,搞的领导也很难堪。

 

工龄买断,重新上岗,企业职工实现再就业

 

 

企业改制,意味着职工的身份从之前的国有企业正式员工变成合同制员工。“铁饭碗”变成了“瓷饭碗”,很多职工心里犯嘀咕,有猜疑,所以会对企业改制产生抵触情绪。为了打消职工的顾虑,改制期间,公司提出了“工龄买断”的补偿性措施。即按照当时职工一年的工资,再乘以工龄,就是职工所能得到的补偿金,在当时,这一笔补偿金也是个“大数目”,相当于一个职工几年的工资总和。

 

此外,所有“下岗职工”企业全部吸纳,重新签订劳动合同之后,上岗再就业。这两项措施提出之后,高层领导一遍遍下基层,一个车间、一个车间,一个人、一个人逐一宣讲政策,不少职工的思想开始转变。

 

企业高层、职能部门带头先签劳动合同

 

 

就在职工将信将疑的时候,公司领导要求高层带头先签劳动合同;高层签完之后,职能部门签字,职能部门签完,精加工车间签,从高到低,从易到难,最终酿造车间职工也都签订了劳动合同。员工的思想转变基本完成,大家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开始了正常的生产运营工作。

 

“公司用车,开出去一辆,就扣一辆”

 

 

职工思想的大难题解决之后,另一大难题就是银行、法院方面的问题。因为企业多年靠银行贷款维持企业运行,到2003年,企业大部分资产,都抵押给了银行。企业职工都说“一根草、一片砖,食堂切菜的菜刀、案板,都是银行的资产”。企业很多资产,也被法院当作抵押品,判给了企业债权方。李银会董事长在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笑着讲到:“当时,公司办事,第一次开出去一辆轿车,开到西宁就再没回来,一问怎么回事?听说被内蒙的法院给扣了。第二次开出去一辆卡车,又被扣了,最后好说歹说,才要回来一辆车,前前后后被查了三、四辆,所以当时大家开车办事都胆战心惊的。”

 

吃在酒厂、住在酒厂、要不到钱就不走了

 

 

当时不仅欠着银行和债权方很多钱,也欠了不少供应商的钱。很多供应商听说企业出现了困难,改制重组。都派人到酒厂“驻守”,吃在酒厂,住在酒厂,天天找厂里领导要欠款。

 

困难时期,方显“兄弟”情深

 

 

而就在当时,不少供应商,经销商,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和选择,他们相信改制后的企业会发展的更好,不但没有索要货款,还同意给企业赊销原材料,陪伴企业共度难关。这一批供应商,在企业之后的发展中,都与企业保持了长久而紧密的合作。

 

(90年代酒厂照片)

 

今非昔比,“中国青稞酒之源”新面貌

 

酿造生产:从“伸不直的手”到“机器人装锅”

 

 

80年代国营酒厂时期,当时的酿酒车间,全部都是人工操作。产品供销两旺,供不应求,为了满足市场需要,酿造车间采取三班倒,24小时不间断生产的方式。据老员工回忆,晚上巡视车间,有些老师傅累得昏昏欲睡,手里却不停的挥着铁锨,机械、重复地做着动作,其实铁锨里却是空的。有些老师傅,常年握着铁锹工作,若是和老师傅划两拳,老师傅的手指都伸不直,手掌上厚厚的都是老茧。

 

(90年代酒厂酿造车间生产场景)

 

1988年,企业进行了一期技术改造(92年建成投产),新建酿造车间两座,大曲车间一座,精加工车间一座。1992年企业进行了二期技术改造(95年建成投产),新建四座酿造车间,一座精加工车间  ,以及包装车间。酿造车间全部安装了航车及抓斗,大大减轻了职工劳动强度。

 

2013年起,天佑德青稞酒在互助绿色产业园区建设年产1.5万吨青稞原酒和陈化老熟技改项目。该项目总建筑面积3万余平方米,主要建设设施包括: 酿造车间4栋、酿酒原粮粮仓16座,并建有制曲车间、勾调车间、包装车间、包装材料库、收酒站以及锅炉房、配电站、污水处理站、酒糟处理站、消防站等配套项目。2017年12月底,天佑德青稞酒新厂区正式投产。在新厂区酿造车间,专门安装了“机器人装锅”设备。机器人通过红外感应设备,自动、精准的完成原料装锅操作。四十年来,企业通过几次技术改造,不但扩大了生产规模,职工的劳动强度也大幅降低。未来,企业的酿造生产,也将朝着智能化、机械化、集成化方向发展。

 

(智能机器人装锅设备)

 

食品安全:从“科研所”到“CNAS国家认可实验室”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居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消费者已经从“吃饱、穿暖、有的用”的阶段发展到“吃好、穿好、用好”的阶段;消费者对产品的品质要求和精神价值的需求变得更高。90年代,国营互助酒厂阶段,对于食品安全的检测,只有对杂醇油、铅含量等少数几个指标及基本的卫生指标进行检测,当时只有一个面积不大的“科研所”,检测能力和检测水平,也只能达到国家质量基本标准。而对于食品加工企业,为消费者提供安全可靠的产品,是企业的基本责任。2012年,企业投资3000多万元,兴建企业酒体设计与检测大楼,采购多款世界先进的检测设备,用于酒体的研发与检测。

 

(一期技改项目酿造车间竣工剪彩仪式现场)

 

2016年6月20日,企业酒体研发与检测中心取得中国CNAS国家实验室认可(注册号L8508),具备承担白酒检测的第一方、第三方检测服务的能力和向社会出具数据报告的资格。检测中心拥有气相色谱仪、高效液相色谱仪、液质联用仪、气质联用仪、原子吸收分光光度计、双光束紫外可见分光光度计等价值2000多万的精密分析仪器20多台套,主要承担了天佑德青稞酒公司酿造过程和酒类固有参数的定性、定量分析及食品安全检测。

 

通过实验室国家认可,既表明了企业技术中心的管理水平与技术水平,同时也表明实验室检验数据的权威性与可信度,检测中心所出具的检测报告可以在认可项目范围内加盖“CNAS”签章,被全球46个国家61个机构所承认。

 

(CNAS国家实验室认可证书)

 

为了从原料源头上保证产品质量,企业在青海省贵南地区,合作开垦了25万亩专属青稞种植田,其中十万亩为有机青稞种植示范区。在青稞种植生长过程中,全程禁止任何农药、化肥、生长调节剂的使用。天佑德“金宝”有机青稞酒产品获得了原料及成品酒国家双“有机产品”认证,天佑德也成为中国少数几个获得有机认证的白酒品牌。

 

包装生产:从“手工打造”到“无菌灌装流水线”

 

 

企业通过包装车间的建设和包装流水线的设置,改变了国营酒厂时期人工洗瓶、罐装、包装的操作流程。而现在,则是通过全自动洗瓶机、无菌罐装和流水线作业,保证了产品的安全品质。

 

(包装流水线生产场景)

 

员工生活:从“自行车”到“小轿车”

 

 

企业职工的生活水平,在这四十年中也实现了较大的改变,国营酒厂时期,大家骑着自行车上班,后面改成摩托车,再到现在,又换了小汽车。酒厂办公大楼刚建起来的时候,停车场上没有几辆车,而如今,职工的私家车已经没地方停了。

 

市场拓展:从“青海根据地”到全国市场

 

 

天佑德青稞酒公司本着夯实青海根据地,拓展西北市场的指导方针,进一步细分青海市场渠道,开拓酒店餐饮、旅游特通渠道。加速对甘肃、宁夏、西藏、内蒙、新疆市场的基础渠道网络建设。西北以外,天佑德青稞酒积极探索与酒类流通行业大商的合作,聚焦深耕局部市场。天佑德青稞酒现已在北京、深圳、杭州、西安、兰州、新疆、宁夏、西藏等地开展品牌落地营销工作,聚焦核心区域、核心城市、以点带面,辐射周边市场。

 

 

产品品牌:从“互助”单一品牌,到以“天佑德”为核心的系列品牌

 

国营互助酒厂时期,企业只有“互助”单一品牌,产品也只有“互助头曲”等少数几个产品。2005年,企业改制后,企业领导提出了打造高端品牌、高端产品的思路,“天佑德品牌”在这一时期诞生,产品价位段、产品档次从高到低,覆盖了市场整体需求。产品品质、档次的提升,加之省内经济的繁荣,居民收入的提高,出现了产销两旺的局面。

 

天佑德品牌系列产品在市场上大获成功之后,公司再次相继开发出“八大作坊”、“世义德”等品牌。八大作坊以“古法老酒”为定位,打造老酒系列高端产品。“世义德”品牌用于公司散酒产品,打造亲民、实惠、优质的散酒品牌。

 

新时期,为了满足消费者对产品口味新的变化、新的需求。2016年起,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与劲牌、奇正集团联合研发了纳曲青稞酒,主打健康概念,现已上市销售。“热巴羌酒”以青稞为原料,在藏传低度发酵青稞酒工艺基础上,融合现代酿酒工艺,精心打造具有浓郁藏族气息的特色饮品,该产品于2017年5月顺利上市。天佑德青稞酒的西藏威士忌产品也正在研发生产过程中。该产品既贴近西方消费者的饮酒口感习惯,又突出青稞原料的独特优势,主打纯净、生态、绿色的价值卖点。

 

品牌文化建设方面,天佑德青稞酒公司被青海省商务厅授予“中国青稞酒之源”荣誉;“清蒸清烧四次清”古法酿造工艺,也被评为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此外、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等荣誉。

 

(1986年互助头曲酒)

 

企业上市:从地方企业走进全国视野

 

 

2011年12月22日,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白酒上市企业之一。上市,对企业有着重大的意义,标志着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不再是区域性地方企业,而是一家全国性企业,企业知名度得到了较大提升。在青海省内,也造成了轰动,天佑德青稞酒在当时,成为青海少数几家上市企业之一,成为全省民营企业的代表。此外,企业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加速企业的发展。

 

 

互联网+:利用互联网聚焦消费者、重塑营销新模式

 

 

电商、新零售的崛起,对传统零售业造成了一定的冲击,改变了消费者的消费模式与消费习惯,使得整个社会的商业形态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天佑德青稞酒于2015年收购中酒网,标志着企业开启“互联网+”时代。收购中酒网最大的意义在于平台价值,公司通过中酒网平台将整合、建立信息、订单、数据和消费者的大数据库,把厂家、渠道、中酒、消费者联通起来。天佑德青稞酒充分利用互联网工具加快实现传统渠道的高度整合,完成由传统营销体系向互联网+模式的转换,通过中酒网,打造企业线上营销及品牌传播的平台。

 

(中酒网全员备战“双十一”)

 

国际探索:天佑德青稞酒迈出国际化步伐

 

天佑德青稞酒公司通过收购美国马克斯威酒庄,不仅进入到葡萄酒领域。另一个意义在于,马克斯威酒庄是天佑德青稞酒进军国际市场的前哨站,能够通过酒庄的运营,更深刻的体会国际市场的运作模式,国际市场的商业规则。

 

2015年11月20日,天佑德青稞酒与美国Terlato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备忘录的签署标志着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向品牌国际化方向又迈进了一步。美国Terlato公司负责未来10年马克斯威高端葡萄酒在全球(除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的品牌推广及销售。美国Terlato公司是美国高端葡萄酒第一大酒商,在美国已有60多年的历史,主营全球高端葡萄酒在美国的零售、批发业务;并拥有多处葡萄酒酒庄及葡萄园。此外,美国Terlato公司还进口全球高端烈酒进入美国市场。同年,天佑德青稞酒获得了进入美国烈酒市场的TTB准入。TTB是美国酒类及烟草税务贸易局的简称,该市场准入资格的获得为天佑德青稞酒走向国际市场铺平了道路,也有力证明了天佑德青稞酒产品的实力与品质。2018年,天佑德青稞酒与茅台、五粮液等中国名酒一道,参加了波兰国际食品展、哈萨克斯坦中国产品博览会,在国际舞台上亮相。

 

(天佑德青稞酒参加波兰食品展览会并被赠予中国驻波兰大使馆)

 

社会责任:扎根青藏、回馈高原

 

 

天佑德青稞酒企业拥有员工2200余人,但是通过集团公司上下游产业链及周边旅游、食品加工业所间接创造的就业岗位达3万余人。同时企业自2011年上市之后,累计缴纳国家税收33.2亿,税收的贡献有力地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和市政建设。自2011年开始,公司连续成为青海省财政支柱企业和青海企业50强。

 

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于2012年发起设立了“青海天佑德教育基金会”。自2015年起,青海天佑德教育基金会开展了“天佑德青稞行动”大型公益活动,一直为贫困偏远地区的教育发展而努力。2012年至今,天佑德青稞酒公司累计向青海天佑德教育基金会注资1440万元。包括天佑德教育基金会项目,自2010年起,青海华实集团(控股母公司)及天佑德青稞酒公司累计在环保、生态、救灾、教育、精准扶贫等方面的资金支出3000余万元。

 

(天佑德教育基金会助学活动——青稞行动)

 

2018年,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与世界自然基金会(简称WWF)携手,致力于保护三江源湿地生态系统,保护中华生态屏障。具体内容包括:开展青藏高原湿地生态监测,对湿地动物、植物调查,长江源、黄河源区域为主对黑颈鹤、班头雁等水鸟及藏野驴、藏原羚等兽类进行科学调查研究;在三江源区域与当地社区机构一起探索、研究,以降低流浪狗对黑颈鹤、雪豹等珍稀物种的威胁行为。 

 

青海是旅游大省,但同时也是环保重点省份。为了达到发展旅游的同时,保护好自然环境的目的,专门针对景区,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开展了“袋动中国——文明旅游在青海”活动。该活动由中共青海省委宣传部、青海省文明办、青海省旅游发展委员会、青海省环境保护厅、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青海湖景区保护利用管理局、青海省广播电影电视局、青海省妇女联合会、青海广播电视台联合主办;天佑德青稞酒总冠名。活动自启动以来,足迹遍布青海湖,茶卡盐湖,贵德国家地质公园等青海省内各大景区,共举办40余场公益活动,5000多位志愿者在活动的号召下投身于环保行动和宣传中,形成了政府、媒体、公众共同推进文明旅游的大氛围。

 

在西藏自治区山南市门中岗村,从 2014 年开始,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便与西藏历史上第一块农田“萨热索当”结缘。 2015 年公司与当地政府进一步拓展种植面积,落实精准扶贫政策,形成 “村委会+农户+公司”(公司租地、农户种植、村委会监督)的合作模式。 2017 年底,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在门中岗村的青稞种植面积达到 800 亩,去年有 100 户村民受到实惠,创造经济效益共计 68.5 万元。通过天佑德青稞酒与当地村民的合作,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村民收入显著提高。西藏自治区山南市的乃东区昌珠镇门中岗村,在 2017 年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取得了扶贫攻坚工作的胜利。

 

企业是社会的一部分,企业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更应该担负起社会责任,回馈社会。一个懂得感恩与回馈的企业,才更能走进消费者的心中。

 

(西藏天佑德公司在当地开展精准扶贫项目)

 

结束语

 

四十年来,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从一家地方性企业,得益于改革开放政策和各级党委、政府的关怀,在企业自身不断的努力下,实现了蜕变、重生、腾飞,成为青海省民营企业的优秀代表。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省考察期间阐述了“两个毫不动摇”——推进改革开放毫不动摇、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毫不动摇。

 

2018年,也是天佑德青稞酒企业文化元年,企业确定了以“健康持续、全球品牌”为企业目标,前路虽然充满挑战,但在党中央、青海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定会坚定信心,鼓足勇气,不断改革创新,让百年青稞酒,在新时代,焕发新活力,收获新果实。

 

健康持续,走向全球 ——改革开放:天佑德青稞酒脱胎换骨40年_天佑德官网
返回>健康持续,走向全球 ——改革开放:天佑德青稞酒脱胎换骨40年
天佑德青稞酒 天佑德青稞酒 2018-12-27

 

 

 

1978年11月24日,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户农民以敢为天下先的胆识,按下了18个手印,搞起生产责任制,这一事件,标志着新中国历史上最重大的变革——改革开放正式开始。不久之后,中共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明确了中国开始实行的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

 

 

改革春风吹遍中华大地,让这个饱经沧桑的国家,再一次看到了腾飞的希望,全国上下,焕发出新的生机。在遥远的青藏高原,改革的春风也悄然吹来,国营互助酒厂(现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也抓住改革的机遇,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方企业,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青稞酒生产企业之一,西北白酒领军企业,被誉为“中国青稞酒之源”。

 

前世,从“八大作坊”到“国营互助酒厂”

 

追溯历史,青海省互助县酿酒的历史非常久远,大约4200年酿酒史,4000年青稞酒酿造史,700余年蒸馏酒史,600余年天佑德品牌史、400年大曲白酒史。发展到民国时期,青海省互助县已经成为西北知名的“高原酒镇”,青稞酒酿造产业在互助地区集聚发展。其中较有名气的酿酒坊包括天佑德、文玉合、兴义德,世义德等八大酿酒作坊。这些作坊全部采用青稞为原料,其中天佑德酒坊所用的水质量好,年产青稞酒七八千公斤。由于酒品质量好,醇香诱人,畅销全省及甘肃一些地区。在当地,便一直流传着“开坛十里游人醉,驮酒千里一路香”的佳话。

 

(民国时期,老青稞酿酒作坊照片)

 

新中国成立后,在地方政府的支持推动下,整合老八大酿酒作坊,积极筹建互助酒厂。1952年,互助县酒厂建成投产,是我国以青稞为主要原料生产白酒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酒厂。在后来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国营互助酒厂取得了一系列的辉煌荣誉,其生产的互助牌青稞酒则成为了风靡全省的白酒产品,几乎家家都有互助酒,互助牌青稞酒也一度成为省内各大企业、机关单位招待外宾的专用酒。

 

厂长承包责任制,国营酒厂初尝改革

 

1986年12月5日,国务院作出《关于深化企业改革增强企业活力的若干规定》。《规定》提出全民所有制小型企业可积极试行租赁、承包经营。全民所有制大中型企业要实行多种形式的经营责任制。各地可以选择少数有条件的全民所有制大中型企业进行股份制试点。

      

(80年代酒厂面貌)

 

也就在1986年,国营互助酒厂开始实行厂长承包责任制,企业第一次敲破计划经济体制的外壳,开始进行改革尝试。和那个时代众多的国营企业一样,那时候的国营互助酒厂,也有厂办托儿所、厂办医务室,企业所有的营业收入,全部上交给财政部门;企业职工发工资,也是上级人事局给职工定工资标准;企业也不用管销售运营的事情,全靠食品公司统一安排,计划调配;企业也不负责员工招聘工作,人事局负责企业员工的招聘,企业的运作还是处于典型的计划经济模式。

 

(80年代互助酒厂办公楼)

 

国营互助酒厂与上级政府主管部门签订厂长承包责任制之后,企业在很多方面,都有了一定的自主权。每年按比例上交企业利税之后,企业可以保留一部分营销收入,为员工涨些工资、发些福利,职工积极性有所提高,企业有了一定的经营管理自主权。企业也有“定价建议权”,即企业可以为产品自主定价,当然最终还需要物价局核准同意。市场销售也不再是计划调配包销模式,而是开放的自由市场,市场开放之后,产品需求量增大,市场供不应求,非常紧俏。时任厂长为企业提出了三项使命:上为国家做贡献,中为企业攒后劲,下为职工谋福利。1995年,酒厂招收了最后一批国有企业正式员工,在此之后企业便有了自主招聘职工的权利。

 

“醉卧酒厂”、“腰带大曲”、“百元批条”——国营时期的趣闻轶事

 

当时国营互助酒厂就像个小镇子一样,酿造厂区、职工家属楼、食堂、托儿所都在厂里。酒厂对社会群众,相当于是开放的。很多周围群众,都以找亲戚为理由,便可以进到厂区。不少群众其实不是来找亲戚,而是来找酒的!到了酿造车间,拿出随身带的容器,有碗的拿碗,有杯子用水杯。有些人“准备不充分”,就把自行车铃铛的盖子拆下来当容器,有的甚至用香烟盒子当容器,还有人干脆用手捧着喝酒。酿造车间的师傅也不在意,只要大家喝的开心。其中不少人,是站着进酒厂,然后被人扶着出酒厂,或者用车子推出去,踉踉跄跄的走回家。

 

当时青稞酒可是社会紧缺的商品,一斤酒卖一块八毛二,价格在当时算是相当的贵。所以很多社会人员和酒厂里的职工“里应外合”,将酿好的青稞酒倒腾到厂外,进行销售或者换成其他商品。当时厂里的工人,用热水袋装满酒缠到腰上带出厂外,这种酒因此得名“腰带大曲”。 除了“腰带大曲”,还有“奶瓶大曲”……

 

那时候,厂里职工以及一些社会单位,都会到酒厂要酒,比如职工家里有婚丧嫁娶的事情,或者政府、社会单位需要用酒,都会找酒厂领导批条子,而这个批条可不得了,在当时算是相当值钱的“硬通货”。光这一个批条,就价值100多元,而当时社会平均工资,一月也才50元左右。拿到批条,酒还不能白拿,买酒的时候,还要另付买酒的钱。

 

“醉卧酒厂”、“腰带大曲”、“百元批条”,这些都是国营酒厂时期的趣闻轶事,一方面反映出当时互助青稞酒的紧缺与畅销,当然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企业管理上的一些问题,不过这也是国营酒厂时期的特殊现象。

 

(供销社购买青稞酒的情景)

 

市场冲击,国营酒厂陷入困境

 

国营互助酒厂在经历90年代短暂的春天之后,到了90年代末新世纪初期,全国市场经济模式已经发展多年,各行各业的市场思维和营销能力明显进步。加上国家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不少内地人口来到青海。在这样的背景下,给当时的国营互助酒厂的市场经营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一方面,外地人口的涌入,使得当时青海的消费者口味变得多样,各种香型的白酒都在青海省内流通销售,其中不少是全国性知名品牌。另一方面,不少外地品牌的白酒采用了新颖的促销政策,例如在包装盒里送打火机,送小礼物,搞抽奖等等,使得很多消费者被各式各样的小礼品和促销优惠所吸引。国营互助酒厂的市场经营开始走下坡路,到了后期,只能依靠银行贷款维持企业资金的周转和运行。

 

改革阵痛,国营酒厂推行企业改制

 

“一夜之间,我从干部变成了下岗职工”

 

 

在政府的推动下,企业改制举步维艰,先后拿出了几套改制方案,都没有成功实施。2004年,青海华实集团参与到国营互助酒厂的改制当中,面临的第一个困难,就是职工身份的问题。所有企业职工面临着下岗再就业,身份转换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很大的阻力。就像公司老干部所讲“一夜之间,许多人从干部身份,变成了下岗职工,当时很多企业职工不能接受、不能理解”。

 

职工工龄清零,重新计算,职工抵触的情绪非常大。甚至一些职工,采取静坐、罢工、威胁领导的极端手段,表达自己的不满,反对企业改制。职工的思想改制,是企业改制的第一大问题!

 

对于改制期的事情,很多老员工记忆犹新。酿造车间罢工,眼看润好的青稞不能入锅蒸酒,如果粮食放久了,就会发霉变质。公司所有高层领导,亲自下车间,拿起铁锹,一铁锹、一铁锹的装锅,一直干到深夜。罢工的职工,个别的看热闹,说风凉话,一些人回家去了,还有一些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傻站在旁边。在召开职工座谈会的时候,领导给大家讲政策,讲道理,很多员工拍着桌子就是劈头盖脸的骂,搞的领导也很难堪。

 

工龄买断,重新上岗,企业职工实现再就业

 

 

企业改制,意味着职工的身份从之前的国有企业正式员工变成合同制员工。“铁饭碗”变成了“瓷饭碗”,很多职工心里犯嘀咕,有猜疑,所以会对企业改制产生抵触情绪。为了打消职工的顾虑,改制期间,公司提出了“工龄买断”的补偿性措施。即按照当时职工一年的工资,再乘以工龄,就是职工所能得到的补偿金,在当时,这一笔补偿金也是个“大数目”,相当于一个职工几年的工资总和。

 

此外,所有“下岗职工”企业全部吸纳,重新签订劳动合同之后,上岗再就业。这两项措施提出之后,高层领导一遍遍下基层,一个车间、一个车间,一个人、一个人逐一宣讲政策,不少职工的思想开始转变。

 

企业高层、职能部门带头先签劳动合同

 

 

就在职工将信将疑的时候,公司领导要求高层带头先签劳动合同;高层签完之后,职能部门签字,职能部门签完,精加工车间签,从高到低,从易到难,最终酿造车间职工也都签订了劳动合同。员工的思想转变基本完成,大家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开始了正常的生产运营工作。

 

“公司用车,开出去一辆,就扣一辆”

 

 

职工思想的大难题解决之后,另一大难题就是银行、法院方面的问题。因为企业多年靠银行贷款维持企业运行,到2003年,企业大部分资产,都抵押给了银行。企业职工都说“一根草、一片砖,食堂切菜的菜刀、案板,都是银行的资产”。企业很多资产,也被法院当作抵押品,判给了企业债权方。李银会董事长在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笑着讲到:“当时,公司办事,第一次开出去一辆轿车,开到西宁就再没回来,一问怎么回事?听说被内蒙的法院给扣了。第二次开出去一辆卡车,又被扣了,最后好说歹说,才要回来一辆车,前前后后被查了三、四辆,所以当时大家开车办事都胆战心惊的。”

 

吃在酒厂、住在酒厂、要不到钱就不走了

 

 

当时不仅欠着银行和债权方很多钱,也欠了不少供应商的钱。很多供应商听说企业出现了困难,改制重组。都派人到酒厂“驻守”,吃在酒厂,住在酒厂,天天找厂里领导要欠款。

 

困难时期,方显“兄弟”情深

 

 

而就在当时,不少供应商,经销商,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和选择,他们相信改制后的企业会发展的更好,不但没有索要货款,还同意给企业赊销原材料,陪伴企业共度难关。这一批供应商,在企业之后的发展中,都与企业保持了长久而紧密的合作。

 

(90年代酒厂照片)

 

今非昔比,“中国青稞酒之源”新面貌

 

酿造生产:从“伸不直的手”到“机器人装锅”

 

 

80年代国营酒厂时期,当时的酿酒车间,全部都是人工操作。产品供销两旺,供不应求,为了满足市场需要,酿造车间采取三班倒,24小时不间断生产的方式。据老员工回忆,晚上巡视车间,有些老师傅累得昏昏欲睡,手里却不停的挥着铁锨,机械、重复地做着动作,其实铁锨里却是空的。有些老师傅,常年握着铁锹工作,若是和老师傅划两拳,老师傅的手指都伸不直,手掌上厚厚的都是老茧。

 

(90年代酒厂酿造车间生产场景)

 

1988年,企业进行了一期技术改造(92年建成投产),新建酿造车间两座,大曲车间一座,精加工车间一座。1992年企业进行了二期技术改造(95年建成投产),新建四座酿造车间,一座精加工车间  ,以及包装车间。酿造车间全部安装了航车及抓斗,大大减轻了职工劳动强度。

 

2013年起,天佑德青稞酒在互助绿色产业园区建设年产1.5万吨青稞原酒和陈化老熟技改项目。该项目总建筑面积3万余平方米,主要建设设施包括: 酿造车间4栋、酿酒原粮粮仓16座,并建有制曲车间、勾调车间、包装车间、包装材料库、收酒站以及锅炉房、配电站、污水处理站、酒糟处理站、消防站等配套项目。2017年12月底,天佑德青稞酒新厂区正式投产。在新厂区酿造车间,专门安装了“机器人装锅”设备。机器人通过红外感应设备,自动、精准的完成原料装锅操作。四十年来,企业通过几次技术改造,不但扩大了生产规模,职工的劳动强度也大幅降低。未来,企业的酿造生产,也将朝着智能化、机械化、集成化方向发展。

 

(智能机器人装锅设备)

 

食品安全:从“科研所”到“CNAS国家认可实验室”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居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消费者已经从“吃饱、穿暖、有的用”的阶段发展到“吃好、穿好、用好”的阶段;消费者对产品的品质要求和精神价值的需求变得更高。90年代,国营互助酒厂阶段,对于食品安全的检测,只有对杂醇油、铅含量等少数几个指标及基本的卫生指标进行检测,当时只有一个面积不大的“科研所”,检测能力和检测水平,也只能达到国家质量基本标准。而对于食品加工企业,为消费者提供安全可靠的产品,是企业的基本责任。2012年,企业投资3000多万元,兴建企业酒体设计与检测大楼,采购多款世界先进的检测设备,用于酒体的研发与检测。

 

(一期技改项目酿造车间竣工剪彩仪式现场)

 

2016年6月20日,企业酒体研发与检测中心取得中国CNAS国家实验室认可(注册号L8508),具备承担白酒检测的第一方、第三方检测服务的能力和向社会出具数据报告的资格。检测中心拥有气相色谱仪、高效液相色谱仪、液质联用仪、气质联用仪、原子吸收分光光度计、双光束紫外可见分光光度计等价值2000多万的精密分析仪器20多台套,主要承担了天佑德青稞酒公司酿造过程和酒类固有参数的定性、定量分析及食品安全检测。

 

通过实验室国家认可,既表明了企业技术中心的管理水平与技术水平,同时也表明实验室检验数据的权威性与可信度,检测中心所出具的检测报告可以在认可项目范围内加盖“CNAS”签章,被全球46个国家61个机构所承认。

 

(CNAS国家实验室认可证书)

 

为了从原料源头上保证产品质量,企业在青海省贵南地区,合作开垦了25万亩专属青稞种植田,其中十万亩为有机青稞种植示范区。在青稞种植生长过程中,全程禁止任何农药、化肥、生长调节剂的使用。天佑德“金宝”有机青稞酒产品获得了原料及成品酒国家双“有机产品”认证,天佑德也成为中国少数几个获得有机认证的白酒品牌。

 

包装生产:从“手工打造”到“无菌灌装流水线”

 

 

企业通过包装车间的建设和包装流水线的设置,改变了国营酒厂时期人工洗瓶、罐装、包装的操作流程。而现在,则是通过全自动洗瓶机、无菌罐装和流水线作业,保证了产品的安全品质。

 

(包装流水线生产场景)

 

员工生活:从“自行车”到“小轿车”

 

 

企业职工的生活水平,在这四十年中也实现了较大的改变,国营酒厂时期,大家骑着自行车上班,后面改成摩托车,再到现在,又换了小汽车。酒厂办公大楼刚建起来的时候,停车场上没有几辆车,而如今,职工的私家车已经没地方停了。

 

市场拓展:从“青海根据地”到全国市场

 

 

天佑德青稞酒公司本着夯实青海根据地,拓展西北市场的指导方针,进一步细分青海市场渠道,开拓酒店餐饮、旅游特通渠道。加速对甘肃、宁夏、西藏、内蒙、新疆市场的基础渠道网络建设。西北以外,天佑德青稞酒积极探索与酒类流通行业大商的合作,聚焦深耕局部市场。天佑德青稞酒现已在北京、深圳、杭州、西安、兰州、新疆、宁夏、西藏等地开展品牌落地营销工作,聚焦核心区域、核心城市、以点带面,辐射周边市场。

 

 

产品品牌:从“互助”单一品牌,到以“天佑德”为核心的系列品牌

 

国营互助酒厂时期,企业只有“互助”单一品牌,产品也只有“互助头曲”等少数几个产品。2005年,企业改制后,企业领导提出了打造高端品牌、高端产品的思路,“天佑德品牌”在这一时期诞生,产品价位段、产品档次从高到低,覆盖了市场整体需求。产品品质、档次的提升,加之省内经济的繁荣,居民收入的提高,出现了产销两旺的局面。

 

天佑德品牌系列产品在市场上大获成功之后,公司再次相继开发出“八大作坊”、“世义德”等品牌。八大作坊以“古法老酒”为定位,打造老酒系列高端产品。“世义德”品牌用于公司散酒产品,打造亲民、实惠、优质的散酒品牌。

 

新时期,为了满足消费者对产品口味新的变化、新的需求。2016年起,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与劲牌、奇正集团联合研发了纳曲青稞酒,主打健康概念,现已上市销售。“热巴羌酒”以青稞为原料,在藏传低度发酵青稞酒工艺基础上,融合现代酿酒工艺,精心打造具有浓郁藏族气息的特色饮品,该产品于2017年5月顺利上市。天佑德青稞酒的西藏威士忌产品也正在研发生产过程中。该产品既贴近西方消费者的饮酒口感习惯,又突出青稞原料的独特优势,主打纯净、生态、绿色的价值卖点。

 

品牌文化建设方面,天佑德青稞酒公司被青海省商务厅授予“中国青稞酒之源”荣誉;“清蒸清烧四次清”古法酿造工艺,也被评为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此外、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等荣誉。

 

(1986年互助头曲酒)

 

企业上市:从地方企业走进全国视野

 

 

2011年12月22日,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白酒上市企业之一。上市,对企业有着重大的意义,标志着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不再是区域性地方企业,而是一家全国性企业,企业知名度得到了较大提升。在青海省内,也造成了轰动,天佑德青稞酒在当时,成为青海少数几家上市企业之一,成为全省民营企业的代表。此外,企业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加速企业的发展。

 

 

互联网+:利用互联网聚焦消费者、重塑营销新模式

 

 

电商、新零售的崛起,对传统零售业造成了一定的冲击,改变了消费者的消费模式与消费习惯,使得整个社会的商业形态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天佑德青稞酒于2015年收购中酒网,标志着企业开启“互联网+”时代。收购中酒网最大的意义在于平台价值,公司通过中酒网平台将整合、建立信息、订单、数据和消费者的大数据库,把厂家、渠道、中酒、消费者联通起来。天佑德青稞酒充分利用互联网工具加快实现传统渠道的高度整合,完成由传统营销体系向互联网+模式的转换,通过中酒网,打造企业线上营销及品牌传播的平台。

 

(中酒网全员备战“双十一”)

 

国际探索:天佑德青稞酒迈出国际化步伐

 

天佑德青稞酒公司通过收购美国马克斯威酒庄,不仅进入到葡萄酒领域。另一个意义在于,马克斯威酒庄是天佑德青稞酒进军国际市场的前哨站,能够通过酒庄的运营,更深刻的体会国际市场的运作模式,国际市场的商业规则。

 

2015年11月20日,天佑德青稞酒与美国Terlato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备忘录》。备忘录的签署标志着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向品牌国际化方向又迈进了一步。美国Terlato公司负责未来10年马克斯威高端葡萄酒在全球(除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的品牌推广及销售。美国Terlato公司是美国高端葡萄酒第一大酒商,在美国已有60多年的历史,主营全球高端葡萄酒在美国的零售、批发业务;并拥有多处葡萄酒酒庄及葡萄园。此外,美国Terlato公司还进口全球高端烈酒进入美国市场。同年,天佑德青稞酒获得了进入美国烈酒市场的TTB准入。TTB是美国酒类及烟草税务贸易局的简称,该市场准入资格的获得为天佑德青稞酒走向国际市场铺平了道路,也有力证明了天佑德青稞酒产品的实力与品质。2018年,天佑德青稞酒与茅台、五粮液等中国名酒一道,参加了波兰国际食品展、哈萨克斯坦中国产品博览会,在国际舞台上亮相。

 

(天佑德青稞酒参加波兰食品展览会并被赠予中国驻波兰大使馆)

 

社会责任:扎根青藏、回馈高原

 

 

天佑德青稞酒企业拥有员工2200余人,但是通过集团公司上下游产业链及周边旅游、食品加工业所间接创造的就业岗位达3万余人。同时企业自2011年上市之后,累计缴纳国家税收33.2亿,税收的贡献有力地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和市政建设。自2011年开始,公司连续成为青海省财政支柱企业和青海企业50强。

 

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于2012年发起设立了“青海天佑德教育基金会”。自2015年起,青海天佑德教育基金会开展了“天佑德青稞行动”大型公益活动,一直为贫困偏远地区的教育发展而努力。2012年至今,天佑德青稞酒公司累计向青海天佑德教育基金会注资1440万元。包括天佑德教育基金会项目,自2010年起,青海华实集团(控股母公司)及天佑德青稞酒公司累计在环保、生态、救灾、教育、精准扶贫等方面的资金支出3000余万元。

 

(天佑德教育基金会助学活动——青稞行动)

 

2018年,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与世界自然基金会(简称WWF)携手,致力于保护三江源湿地生态系统,保护中华生态屏障。具体内容包括:开展青藏高原湿地生态监测,对湿地动物、植物调查,长江源、黄河源区域为主对黑颈鹤、班头雁等水鸟及藏野驴、藏原羚等兽类进行科学调查研究;在三江源区域与当地社区机构一起探索、研究,以降低流浪狗对黑颈鹤、雪豹等珍稀物种的威胁行为。 

 

青海是旅游大省,但同时也是环保重点省份。为了达到发展旅游的同时,保护好自然环境的目的,专门针对景区,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开展了“袋动中国——文明旅游在青海”活动。该活动由中共青海省委宣传部、青海省文明办、青海省旅游发展委员会、青海省环境保护厅、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青海湖景区保护利用管理局、青海省广播电影电视局、青海省妇女联合会、青海广播电视台联合主办;天佑德青稞酒总冠名。活动自启动以来,足迹遍布青海湖,茶卡盐湖,贵德国家地质公园等青海省内各大景区,共举办40余场公益活动,5000多位志愿者在活动的号召下投身于环保行动和宣传中,形成了政府、媒体、公众共同推进文明旅游的大氛围。

 

在西藏自治区山南市门中岗村,从 2014 年开始,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便与西藏历史上第一块农田“萨热索当”结缘。 2015 年公司与当地政府进一步拓展种植面积,落实精准扶贫政策,形成 “村委会+农户+公司”(公司租地、农户种植、村委会监督)的合作模式。 2017 年底,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在门中岗村的青稞种植面积达到 800 亩,去年有 100 户村民受到实惠,创造经济效益共计 68.5 万元。通过天佑德青稞酒与当地村民的合作,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村民收入显著提高。西藏自治区山南市的乃东区昌珠镇门中岗村,在 2017 年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取得了扶贫攻坚工作的胜利。

 

企业是社会的一部分,企业取之于社会,用之于社会,更应该担负起社会责任,回馈社会。一个懂得感恩与回馈的企业,才更能走进消费者的心中。

 

(西藏天佑德公司在当地开展精准扶贫项目)

 

结束语

 

四十年来,天佑德青稞酒公司从一家地方性企业,得益于改革开放政策和各级党委、政府的关怀,在企业自身不断的努力下,实现了蜕变、重生、腾飞,成为青海省民营企业的优秀代表。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省考察期间阐述了“两个毫不动摇”——推进改革开放毫不动摇、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毫不动摇。

 

2018年,也是天佑德青稞酒企业文化元年,企业确定了以“健康持续、全球品牌”为企业目标,前路虽然充满挑战,但在党中央、青海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天佑德青稞酒公司定会坚定信心,鼓足勇气,不断改革创新,让百年青稞酒,在新时代,焕发新活力,收获新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