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一杯青稞酒:包含5种文化,传唱千古情怀!
天佑德青稞酒 天佑德青稞酒 2021-11-13
白酒,是中华文化这一肌体中的血液,它的流淌,处处散发着中华文化的芬芳。



一杯酒,喝下去的是粮食精粹,升腾出的是千古情怀。中国人饮酒,饮的既是品质与感受,也是文化底蕴。


农耕文化见证着历史的变迁。土地与粮食在中国人的心中有着重要的地位!而粮食和酒也有着密切的关系,酒是粮食的精华,酒也是从一粒粒种子开始的。

 


在青藏高原,青稞作为生活主粮哺育了千千万万的藏家儿女,被视为高原上的珍宝。青稞不仅作为主食也被酿成了青稞酒,敬给尊贵的客人。在每一个藏族人的心里,青稞,不仅是他们的物质食粮也是精神食粮。

 


关于互助县酿酒历史可追溯到4200年前,互助县金禅口文化遗址出土了距今4200年的小米、黄米,以及距今4000年前的青稞。金禅口文化在4200年前已经开始酿酒,4000年前已经使用青稞酿造低度酒。如今,这段史证被刻在了“天佑德文化广场”上。

 

正所谓一方水土一方人,于酒而言,一方水土同样酿一方酒。因为地域的不同,文化风俗也会存在差异,这个在酒文化上同样会体现出来。

 


“开坛十里游人醉,驼酒千里一路香”就是对互助威远镇青稞酒最好的称赞。互助威远镇隶属于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是全国唯一的土族自治县,拥有土族绚丽多彩的民俗文化、源远流长的青稞酒文化、弥久沉香的酩馏酒文化,具有独特的民族文化气息。


在当地第一杯青稞酒颇有讲究,“敬天,敬地,敬友谊”——先用无名指点上一滴酒,举过头顶敬天,再点上第二滴酒敬地,最后点第三滴酒敬友谊。主人与大家一起把第一杯青稞酒一饮而尽。这是接待客人的最高酒礼,充满了仪式感。
 

 

伴随中华文明而诞生的白酒,堪称中华民族之国粹,千百年来存在和发展起来的中华白酒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活的载体。传统酿造工艺,汇集了天地环境、前人经验与后人的智慧,体现着“天人合一”的至高追求,也是酒文化中的精髓之一。

 


明末清初,山西汾酒产地的客商千里迢迢来到威远堡贩卖烧酒时,发现当地产的青稞可以取代高粱等作物,是高原上唯一能够酿造美酒的上等原料。于是,便在威远堡安家落户,将杏花村和当地的酩馏酿制技艺融为一法,以青稞为原料,精心酿造,终于酿出醇香透亮威名远扬的威远烧酒。

 


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深植于白酒酿造理念之中,而天佑德独创的“天酿工艺”,就是“天人合一”的最好体现。它是根据青海的自然环境创造的酿酒工艺,也是青海青稞酒传统酿酒技艺的一部分。“天佑德”青稞酒的酿造生产一个周期大体为一个季度,一年四个季度不间断酿酒,因此可以分为春酿、夏酿、秋酿、冬酿。把春夏秋冬四个季度合起来,就是整整一年,覆盖24节气,春、夏、秋、冬,天、地、酒、人合为一体。
 


我国是诗的国度,也是酒的故乡。数千年来,诗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美酒书写的方寸,往往凝练着诗人最炙热的情感表达。翻开我国的文学史,历代诗词,有关酒的描写比比皆是。

 


令青海骄傲的伟大诗人昌耀,其诗歌语言系统有诸多诗歌意象词汇独创,“稞麦(即青稞)”做为风雅意象,贯穿诗人创作始终。而我们更应该知晓的是,昌耀也是中国诗坛唯一一个种过青稞、收获过青稞、体验过酿造青稞酒的诗人。





酿造麦酒的黄昏,炊烟陶醉了。

巷陌陶醉了,风儿也陶醉了。

河岸上,雪花是红的。

扎麻什克人迎亲的马队正在出征。

向着他们颤动的银狐皮帽,冰河在远方发出了第一声大笑……

在醉了的早晨,扎麻什克人迎回了自己的春神。

——昌耀《酿造麦酒的黄昏》


 

中国自古以来便是礼仪之邦,一直奉行以“德”治天下。而天佑德一直以来以德治酒,以青稞产业造福于民、以酿酒振兴高原经济。



“天佑德”之名源于《尚书》中有一篇名为《咸有一德》的文章,记载着商朝著名丞相伊尹与皇帝太甲的对话:“非天私我有商,惟天佑于一德;非商求于下民,惟民归于一德。”

 


明洪武六年(1373年),三木德继承祖业开创天佑德酒坊。当“天佑德”这块牌匾挂在酿酒作坊门头上的时候,精神内核便固定下来了,只有善良纯德,才可得到上天的保佑。



如今天佑德青稞酒,不仅是人们走亲访友的“礼”酒,也是青海地区的特殊文化符号,逐渐成为推动当地经济文化发展的重要力量之一,承担着厚重的社会责任,成为推动地方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

 


一杯青稞酒,承载着自然的精华、时间的沉淀、人间的冷暖……一杯青稞酒,赐予了文化浓厚的生活气息,赋予中国酒文化的积淀和底蕴,值得你用一生去品味!